都市藏真

yabo亚博官网章神医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第一次一本书写到一千章,特意多码几个字祝贺一下,呵呵呵呵呵!!!!!

????韩孔雀之前还抱有期待,直到张大夫走出来,才Zhīdào自己有点异想天开了。

????在明玉爸爸心里,根本并未将韩孔雀夫妇放在心上,又或许,他们两个小大夫的心情,他根本就不关心。

????不过,看在明玉的面子上,韩孔雀还是一直站在外间,等候着张大夫出来,虽然柳絮的心情也有点遭,但她是一个生性豁达的人,而且是正儿八经的大夫,职责就是帮人看病,其他的事不理会也罢。”“

????“张大夫。不知我老婆的病情如何?”张大夫一出来,明承林立马迎了上去。

????张大夫没有说话,重新坐在了客厅里,见到他的样子,明玉立即给他倒了杯茶,等他一口喝下,松了口气,才准备开口。

????韩孔雀挠挠下巴,这要是每个大夫都像张大夫的样儿,得急症的病人怕是还没等到他擦完汗喝完茶就一命呜呼了,大夫要真是这么个当法,也怪累的。

????不过,中医博大精深,而且国内藏龙卧虎,韩孔雀还真摸不清这个老中医的底细,所以他也不敢胡乱猜测,也许这还就是一个高人。

????“咳咳~~那个老明啊,你老婆的病……”张大夫适时停下,明承林忙附身而上,恭候着张大夫之言。

????“你老婆的病……已经没大碍了,服用了本神医特制的秘药。自当无恙。”

????韩孔雀左眼跳了跳,没大碍了,无恙了?真的还是假的?

????柳絮也是惊诧地与韩孔雀对视一眼,这么快就没事了?

????两人心里都有无数的疑问,这明玉妈妈患的可不是其他的病,是糖尿病,而且并发症还不轻,昨天晚上韩孔雀就Zhīdào,明玉妈妈的眼睛不太好,要不然她不会看着明玉跟城管纠缠。而不上去帮忙。

????要治愈糖尿病引发的眼疾。纵使医术再高明的大夫,也得花费不少的时日,这位张大夫进去不过片刻,又没看到他对明玉妈妈施救。就这么的好了?

????他们不相信。不代表别人不信。尤其是明承林,听到他老婆的病没什么大恙后,更是喜出望外。

????“张神医。你说的是真的?我老婆他真的没事了,他的身体大好了?”

????张神医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,享受着明承林的眼神崇拜,眯着眼道:“Bùcuò,Bùcuò,你老婆的身体大好了。”

????“但不知张神医是以何种法子,让明玉的妈妈身体大Hǎode?”韩孔雀终于忍不住站出来问道。

????这治病不是儿戏,他一句身体大好,就以为明玉妈妈无碍了,到时贻误了病情可就不妙了。

????张神医怔了一下,见问话的并非是明家两人,而且只是明家之前请来的一个小大夫,便撇过头,没有答她的话。

????又见明承林也十分好奇这个Wèntí,于是在摆了会儿谱之后,恩赐地开口说了几句。

????“我们张家传承千年秘方,自然有一套专治糖尿病的秘法,不管糖尿病有多重,只要服下秘药,就会不日而愈,恢复如初,这一点我想你们在我家的医馆里已经见识过了。”

????明承林听着连连点头,“张神医医术果然了得,我听说你们家的秘方神效非常,怪不得被人尊称为神医,真是实至名归。”

????韩孔雀和柳絮则是将信将疑,他们还不相信天下真的能有立即治愈的神药,他又不是神仙,服用一次药物便可治百病。

????这个东西还不同于百毒丸,毒物还有相克之法,以至毒炼制百毒丸,兴许可解百毒,但是百病,各有不同,又非相生相克,根本就是无稽之谈。

????“斗胆请问张神医,你家的秘药是何物?又是如何炼制?有何神奇之处?”柳絮认真的问道,她见过韩孔雀化毒散的神奇,到是没有认为张神医信口雌黄,不过,张神医可就不是这么想的了。

????张神医倒是很快就有了应答之策,冷着脸指着柳絮对明承林道:“你这哪儿请来的小大夫,居然问本神医这么愚蠢的Wèntí?既是秘方,又是我家的传承至宝,哪是人人都可Zhīdào的?”

????张大夫毫不留情地羞辱着柳絮,柳絮面红耳辣,羞愤异常,她也算是行医多年,原来医术纵然没有多么高明,但从来也没有人这般轻慢过她,还直称他为“小大夫”,这可真是奇耻大辱!

????“这们家的秘方,可是千年的口碑,要不是看着他救妻心切,诚意深笃,本神医怎会拿出这如斯珍贵的秘药,来救她的性命?可笑你们这等见识浅陋、没见过世面的小大夫,竟敢质疑本神医的诊断和灵药?”

????“你你你……”张大夫一副被这俩人气坏了的样子,指着明承林,半天没后话。

????明承林忙上前,问:“张神医,你老人家有什么尽管吩咐,我定当照办。”

????张神医看着明承林,指着韩孔雀和柳絮两人问他:“这两人是你之前请回来的吧?”

????“他们两人是我女儿请来的,今日还是第一次过来。”明承林道。

????“是了,你老婆的病今日我接下了,有本神医在此,还要劳动这些孤陋寡闻、医术平庸之辈吗?”

????张神医从前到后,几乎就没正眼瞧过韩孔雀和柳絮,就好象多看这俩“小大夫”一眼,就降低了他神医的档次、污了他的眼睛、辱了他的身份一般。

????明承林含笑答着是,回头看向韩孔雀,眼里的意思是让他多多担待,别和张大夫闹出不快来。

????韩孔雀肺都要气炸了,碰见过不讲理目中无人的人,但没见过这般不讲理,又将他人尊严踩于脚下的人。

????韩孔雀正要上前与他分说一番,柳絮拉住了他,今日的情形,说再多,也只是自讨没趣罢了,如果韩孔雀闹事,为难的也只有明玉。

????韩孔雀Zhīdào柳絮的意思,但是他她又怎么会眼睁睁地,看着对方这么欺负人而不还以颜色?

????他们是来救人的,救人不成是他们的医术不到家,啥时轮到那个连把脉都不会的庸医,在这里指手画脚了?

????韩孔雀算是想通了,他说这个人为什么不想别人追问秘方的事,为什么每次都避重就轻,决口不提明玉妈妈的病情?

????原因很简单,要么真的是他医术精湛,身怀独家秘方,只是生性怪癖,无礼捐狂,要么他根本自始至终都是在装腔作势,怕露出马脚,这才以羞辱人作为掩饰。

????若是前者,他们便速速离去,不在这里受这等窝囊气。

????若是后者,他们可就不客气了,左一句小大夫,又一句孤陋寡闻,他们可不是他想辱骂就辱骂的。

????他以为,他如此羞辱他们一番,他们就不会再追问此事,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他可就错了。

????柳絮现在可是真神医,至于这个张大夫,他是真神医,还是一个大骗子,韩孔雀出手试他一试,自见分晓!

????“张神医”韩孔雀忽然高声喊道,他的声音盖住了张神医讽刺他们的声音,成功地让其他人停了下来。

????“张神医妙手神奇,小子心生久仰,这儿正好有几个Wèntí想向你请教,还望张神医能不吝赐教。”

????张神医斜视了她一眼,捋着下颔上的胡子,没有理睬。

????韩孔雀也不等他点头或是摇头,径直问道:“病人有气色见于面部,鼻头色青,腹中痛,苦冷着死。鼻头色微黑色,有水气。色黄者,胸上有寒。敢问张神医,色白者,又该如何?”

????“这……哼!”张神医鼻孔朝天哼了一声,“本神医什么身份,岂可回答你这么简单的Wèntí?这种层次的Wèntí,问你身边的小大夫就可以了。”

????“再向张神医请教:吸而微数,其病在中焦,实也,当下之即愈,虚者不治。在上焦者,其吸促,在下焦者,其吸远,此皆难治。呼吸动摇振振者,张神医,这又将如何?”

????“哼!”张神医再次撇过头,纯当韩孔雀的话像空气一样。

????“张神医是不肯回答,还是根本就不会回答呢?”韩孔雀目中凌厉,一瞬不瞬地盯着他,不让他有丝毫躲闪的机会。

????这些话韩孔雀自然是张口就来,他也Zhīdào这些是什么意思,但韩孔雀却并不能用这些中医理论来治病,多以,韩孔雀也不过是虚张声势,这一点柳絮很清楚,但张神医不清楚,所以,他就有点麻烦了。

????张神医吭了声,望向身边的明承林,“本神医弄不明白了,你到底从哪里请来这两个废物,病不会治,还拿这种三岁小孩儿的Wèntí来问本神医,你以为本神医这么闲,到你府上就是来回答这两个小大夫的Wèntí吗?”

????“若真是如此,本神医可没这种工夫,接下来你妻子的病,就由这两个小大夫负责。本神医不管了。”

????一听说张神医要撂挑子,明承林着急了。

????“哎呀张神医,你息怒,你暂且息怒,小韩大夫并无恶意,难得有机会瞻仰张神医的风采,Wèntí多了些,还请张神医多多担待。”

????明承林说服完了张神医,又回头对韩孔雀道:“小韩大夫,麻烦你你就少说两句,这些Wèntí你回头还是留着问别人,张神医他贵人事忙,哪有时间回答你这些Wèntí?”(未完待续……)